2018/1/20
杭州市
20℃~14℃

杭州旅遊小百科

杭州旅遊寶典

 首頁 > 瘋杭州> 旅遊新聞>你不知道的西湖紅顏
  • 你不知道的西湖紅顏
  • 發布日期:2012/3/7
  • 發布單位:錢江晚報

西湖、美女,這是人們在描述杭州的時候,兩個不可或缺的元素。事實上,千百年來,在“濃妝淡抹總相宜”的西湖邊,也的的確確演繹過許多美女與杭州的故事。

  這樣的故事,也許你隨口就能報出幾個:蘇小小、柳如是、秋瑾、沈秋水,都跟杭州有不解之緣。

  可你是否知道李清照在杭州的生活片段?知不知道杭州還有位才女叫吳藻?又是否知道尹維俊是誰?

  太多太多的故事,可以寫一本書了。現在,還真有這麼一本書。

  孫躍,是政協杭州市委員會副秘書長、辦公廳主任,作家。昨天他剛剛出版了一本新書,叫《西湖邊的紅顏》。這部作品,是他繼出版《西湖邊的王朝》、《西湖邊的佛國》後,“西湖邊”系列歷史文化叢書的第三部。

  書上記錄了33位元紅顏與西湖的故事。她們或生在杭州,或在杭州生活過,或最終魂歸西湖,都與西湖、與杭州有緣。為什麼要寫她們?孫躍說,風光依舊,紅顏已逝,他要做的,就是挖掘和再現西湖邊曾經的這一抹靚麗。

  李清照:在杭生活20多年 卻隻字未提西湖

  在杭州的歷史長河中,李清照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重量級的人物。她的詩詞,既能寫出“生當作人傑,死亦為鬼雄” 這樣的鏗鏘有力,也寫得出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語淚先流”這樣的傷時念舊。她雖然不是杭州人,卻在杭州生活了二十多年。如今,杭州還有一間“清照亭”,以供後人懷念。

  1132年,李清照(1084—1155)來到杭州,並與張汝舟有一段為時一百天的短暫婚姻。隨後,因為金軍南侵杭州,李清照逃亡金華避難。1136年又回到了杭州,她寄居在余杭門(現武林門)外的西馬塍,儘管生活每況愈下,卻美麗依舊:“誰憐流落江湖上,玉骨冰肌未肯枯。”

  在杭州,她是在孤單寂寞中度過了二十年的歲月。此間,她堅持完成了與趙明誠合作的《金石錄》的整理和校勘工作,為世人留下了珍貴文物。李清照在杭州這二十年的活動記載不多,翻遍史料,才找到一段素材:1150年前後,約69歲的李清照攜帶自己珍藏的米芾墨蹟,兩次拜訪米芾之子米友仁,求其作跋。1155年,李清照73歲,這年之後,再也沒有李清照的任何作品和關於她的任何記載。因此人們推測,這一年她在杭州去世。她的墓在哪里?大家猜測和希望,是在孤山——這裏,是杭州雅文化的代表。

  不過讓人疑惑的是,李清照在杭州待了二十年,為什麼從來沒有提到過西湖?近人夏承燾所作的《瞿髯論詞絕句•李清照》中,似乎給出了一種回答:“過眼西湖無一句,易安心事岳王知。”

  吳藻:喜歡女扮男裝 “當朝柳永”飲酒作詞

  蘇小小、朱淑真、陳端生……列一份杭州自古以來的才女名單,人們常會遺漏這樣一個人:吳藻。

  吳藻(1799—1862)原籍安徽黟縣,跟隨做絲綢生意的父親長期居住在杭州,從小就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。因為小時候受的教育非常好,她很小就表現出了文學方面的造詣。

  在才女的眼中,理想中的婚姻狀態應該是“不隔微波,可猜明月,累爾填詞手。珍珠密字,墨香長在懷袖。”不過,她卻在父母的催促下,嫁給杭州一位黃姓商人。雖然丈夫沒有文化情趣,但卻對吳藻相當寬容,還勸她出去多結交朋友。她也經常與一些文人雅士一起登酒樓,上畫舫,“月夜泛舟湖上,深更不歸”。她的才華在朋友中引起轟動,被稱為“當朝的柳永”。

  考慮到與一群男子為伍,雖然瀟灑,但還是男女有別,有諸多不便。後來,每次出門參加文友聚會,吳藻都要“洗盡鉛華,換上儒巾長袍”,變成一個少年公子,與男子一起出入酒樓茶館,甚至隨他們走進風月場所。有趣的是,因為經常到“風月樓”喝花酒,她與一名歌妓眉目傳情,對方竟要以身相許。

  雖然身處曉風殘月的西湖邊,但性格外向的吳藻還是寫出了不少豪放悲壯的詩詞。比如在嶽飛墓前憑弔時,她噴湧而出一首《滿江紅•棲霞嶺岳武穆王》:血戰中原,吊不盡,忠魂辛苦。紛紛見,旌旗北指,衣冠南渡。半壁鶯花天水碧,十圍松柏雲山古。最傷心,杯酒未能酬,黃龍府……

  尹維峻:夜襲巡撫署 扔出光復杭州第一彈

  說起跟杭州有關的巾幗英雄,秋瑾大家肯定知道。可尹維峻呢?這位當年的英雄少女已經成為一個鮮為人知的傳說了。

  尹維峻(1896—1919)是浙江嵊縣(今嵊州市)人,“生而倜儻不群”。很小的時候,她就與姐姐一起參加革命活動。1907年,尹維峻就已經協助秋瑾在紹興大通學堂組織光復軍,為浙皖兩省同時起義做準備。

  1911年11月4日,在上海起義成功的第二天下午,尹維峻就率領敢死隊隊員攜帶大批炸彈乘坐火車到達杭州,參加光復杭州的戰鬥。這時的尹維峻才15歲,但已經有了豐富的革命經驗和實戰經驗。

  11月5日淩晨,杭州的革命軍包圍了位於護寧巷的浙江巡撫署。夜襲巡撫署時,尹維峻勇敢地扔出了第一枚炸彈,然後“左手持槍,右手執炸彈,率先沖入巡撫衙門。”到天亮時,杭州光復大局已定。

  不過,她沒有在杭州停留過多。更可惜的是,1919年,剛剛在廣州汕頭產下一子的尹維峻,在住所與北洋軍閥派來的刺客進行搏鬥中不幸犧牲,年僅23歲。

  張愛玲:螃蟹面很美味 但只吃澆頭不吃面

  再來說一個跟大家距離更近一點的。這位才女,她還有很多很多的粉絲,她叫張愛玲。

  儘管她是個上海女人,卻與杭州有許多聯繫。在她的許多作品中,都有關於杭州的描寫。比如她的小說《雷峰塔》中有“老婆子們解開裹腳布洗小腳,說不完的白蛇法海雷峰塔”的描述。

  1952年7月,張愛玲因為想“繼續因戰事而中斷的學業”,去了香港。去之前,她突然想到要去杭州的西湖走一走。在後來的散文《談吃與畫餅充饑》中,她這樣解釋去西湖的原因:因為想寫的一篇小說裏有西湖,我還是小時候去過,需要再去看看。

  那個時候,她眼裏看到的西湖是:“湖水看上去厚沉沉的,略有些污濁,卻仿佛有一種氤氳不散的脂粉香,是前朝名妓的洗臉水。”

  在孤山旁邊的樓外樓菜館,張愛玲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,能看到近處的湖心亭和遠處的蘇堤。印象中,坐的是“油膩的桌子”,但螃蟹面的確是美味,湯麵的“澆頭確實好吃”。當然,她的吃法也很張愛玲——她把澆頭吃了,把湯潷幹就放下筷子,面一口沒動。

  

  ◆延伸閱讀:

  ‧西博會特許商品鎖定杭州元素——旅遊結束,把西湖美景帶走

  ‧千島湖春季鄉村旅遊節慶,月月精彩不斷

  ‧太湖源頭野猴節開幕:猴子當起山大王

  ‧明晚,《印象西湖》又將浪漫啟程

  ‧去千島湖拍婚紗,還能贏賓士

  ‧臨安市清涼峰鎮舉辦首屆二月二浪廣粽子節

  ‧環千島湖自駕遊踏春

  ‧江浙六大賞梅秘境

  ‧蕭山籌建臨江江海濕地公園

  ‧《飲食男女2:好遠又好近》閉幕柏林國際電影節

  ‧玩不夠的“三江兩岸” 看不完的杭州精彩

  ‧杭甬高鐵最新消息8月份測試 年底前通車

  ‧「非誠勿擾」取景地-西溪溼地

  ‧世界文化遺產-西湖風景名勝區